君子叶🍁

佛系lo主,随缘更新,点文这种事真的搞不来【土下座抱歉】

【酒茨】小段子

酒茨段子
对话体
微狗崽
成年吞
茨球

茨木:挚友!挚友!吾刚才看见大天狗叔叔压着妖狐叔叔,妖狐叔叔很痛苦的样子,挚友与吾去救妖狐叔叔吧。
酒吞:【喝酒中】:噗!咳咳、咳咳,别,千万别。
茨木:为什么呀?挚友。
酒吞:因为……因为他们是在玩游戏。
茨木:可是妖狐叔叔很难受的样子啊。
酒吞:你别看他一副不舒服的样子,其实他也很享受。
茨木:享受,很很舒服吗?挚友?
酒吞:嗯,很舒服。
茨木:嗯……那挚友想试试吗?
酒吞:嗯……想的
茨木:那吾与挚友也来玩吧。
酒吞:……还是算了吧。
茨木:咦,为什么啊?挚友不是想的吗。
酒吞:等你长大了再说
茨木:嗯,好吧。长大后在玩。
酒吞:嗯…天天都要。
茨木:好的!

妖狐:茨木你小子昨日未时是不是在小生的房间外停留了一会儿。
茨木:是啊,昨日吾在妖狐叔叔的房间外听到了奇怪的声音,然后吾过去看了看,就看见大天狗叔叔压在妖狐叔叔你身上。
妖狐:什么!  !  !你……
茨木:本来吾以为大天狗叔叔在欺负妖狐叔叔,然后吾去找挚友救妖狐叔叔,但是挚友和吾说大天狗叔叔和妖狐叔叔是在玩游戏,吾说妖狐叔叔很难受的样子,但是挚友说其实妖狐叔叔其实很享受呢。
妖狐:酒……吞【咬牙】…………嗯,就这么办,小子,你等小生一下。
妖狐回了房间,过了一会儿,拿着一件衣服出来了。
妖狐:小子,这衣服给你,你穿上的话,酒吞一定非常喜欢。
茨木:是吗,那谢谢妖狐叔叔了。
妖狐【笑眯眯】:不用谢。
茨木:挚友!挚友!
酒吞:臭小子什么事?
茨木:挚友,吾晚上吾会去找汝,给汝一个惊喜
酒吞【笑】:好啊,我等着你。
晚上
酒吞【喝酒中】:噗!咳咳咳,咳咳,臭小子,你这女仆装是怎么回事?
茨木:是妖狐叔叔给吾的,他说挚友一定会非常喜欢的,挚友不喜欢吗?
酒吞:喜欢是喜欢,但是……
茨木:挚友喜欢就好。
茨木扑到了酒吞怀里
茨木:不过挚友,吾下面凉嗖嗖的,有点不舒服
茨木掀起了裙子
茨木:挚友,挚友你怎么流鼻血了?
酒吞:天气热,有点上火。
茨木:挚友吾给汝擦擦。
酒吞:停,你别乱动了。
茨木:好吧。啊……挚友,吾困了,吾先回去睡觉了。
酒吞:好

…………妖狐你这个混蛋给本大爷等着!  !  !  !  !  !

妖狐房间
妖狐:阿嚏!
大天狗:怎么,着凉了?
妖狐:没有
大天狗:没有的话那我们接着做
妖狐:啊…啊……

茨木:挚友,吾想和汝一块去打大蛇
酒吞:不行
茨木:可是挚友,吾也想帮帮汝
酒吞:在你长大之前,不行
茨木:可是,挚友
酒吞:你要是受伤,本大爷会心疼
茨木【脸红】:嗯,嗯,好吧


茨木:挚友,挚友,爱情是什么呢?
酒吞:爱情就是两个人之间再也容不下第三个人,他们会因为对方开心而快乐,会因为对方难过而难受,希望对方只注视着自己,什么事为对方着想……
茨木:那,挚友,吾爱汝,汝呢?
酒吞:本大爷也是


茨木:挚友,刚才妖狐叔叔和大天狗叔叔结婚时妖狐叔叔穿的白衣服好漂亮啊
酒吞:那是白无垢
茨木:白无垢?
酒吞:就是嫁衣
茨木:那挚友以后吾嫁给汝的时候也要穿吗?
酒吞:要的
茨木:那挚友给吾做好不好,吾想穿挚友做的衣服
酒吞【宠溺笑】:好


酒吞:臭小子!
茨木:挚、挚友,什、什么事……
酒吞:你最近怎么早出晚归的,还弄得一身伤?
茨木:……就是……就是…和萤草姐姐他们出去玩不小心摔的。
酒吞:摔的?
茨木:嗯,是、是的
酒吞:茨木!
茨木:……挚友       
酒吞:说实话
茨木:是,是真的。
酒吞:本大爷去找红叶了
茨木:挚友!吾说……恩……有个小妖怪说……吾太弱了……配不上挚友,吾、吾想变强,就、就去找大妖怪挑战……
酒吞:你现在还小,想要变强就努力修行,你冒然找人切磋,那些个大妖怪下手没轻没重的,你不仅得不到锻炼,还受了一身伤,耽误修行的时间,你要想找人切磋可以找本大爷,还有,本大爷不喜欢你受伤,以后不许去了,知道了吗?
茨木:知道了,挚友
酒吞:过来
茨木:干、干什么
酒吞:给你上药
茨木:嗯,谢谢挚友
酒吞:不必。
茨木:为什么呀挚友
酒吞:你我之间不必说谢谢
茨木:喔……嗯!

评论

热度(59)